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风投出没游戏外包劳动密集行业适合中国

发布时间:2020-03-11 11:10:34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风投出没游戏外包:劳动密集行业适合中国转载cyzone导语: 南京的明城墙下,民国时代的一座兵工厂已经逐渐看不出往昔的模样,由其中一个车间改造而成的LOFT风格的办公楼里,南京原力动画的CEO赵锐看上去心情不错。12月9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

南京的明城墙下,民国时代的一座兵工厂已经逐渐看不出往昔的模样,由其中一个车间改造而成的LOFT风格的办公楼里,南京原力动画的CEO赵锐看上去心情不错。12月9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陪同来自微软、EA(艺电)、华纳兄弟等国外游戏厂商的大客户参观。喜欢玩游戏的人可能都知道,游戏中有大量的三维动画。就像美国公司苹果iPhone、iPad等是在中国生产一样,目前很多国外游戏中精美的三维动画,也在加速实现中国制造。

赵锐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向这些挑剔的国外大客户推销着自己的公司——我们有着国内最大的游戏动画制作团队、我们有着丰富的制作经验。而当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将他们的动画制作外包给原力动画这样的中国公司时,一个新兴的创意产业已在悄然茁壮,并成为风险投资商们争相抢食的香饽饽。

中国式创意产业

不久前,原力动画获得了数千万元的风投,赵锐对记者说,这让这家500人规模的动画企业开始规划下一步的大规模扩张,建一个大型3D游戏动画人才培训中心、两到三年内员工数量扩充一倍,并聘请一些国外的设计制作人员到公司指导。

赵锐说,回想自己11年的创业历程,其经历可谓是中国动漫创业人遭遇的缩影。在创业早期,大部分中国原创动漫企业很难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经常是:耗资巨大的一部原创动画片,很可能以很低的价格送到电视台去播出,而衍生产业在盗版横行的情况下,也经营惨淡(详见本报2010年5月5日报道《中国动漫为什么出不了功夫熊猫》)。

在公司创业最艰难的时期,曾经只剩下包括赵锐在内的两个人。

做游戏动漫外包的公司比做原创动画的公司活得要好一点。赵锐表示,和做原创动漫相比,游戏外包产业目前发展相对良性,这不是一个烧钱的行业。

在经历了数年的市场教育后,英文流利的赵锐拧着公文包到美国去一家一家敲开国外大公司的大门,向他们推销自己在外包上的实力,依靠着这样简单的方式进入欧美市场。

随着游戏外包在欧美的逐渐兴起,原力动画等中国接包公司获得了来自微软、EA这样的大型游戏厂商的订单,这让它们开始走上一条现金流充裕的发展之路。

2006年,原力动画成为EA的核心承包商,2010年5月成为微软的主承包商。回想起这段历程,赵锐表示充满了不易。

像微软这样的企业内部有一套严格的认证体系,在认证外包企业的时候,需要详细考察企业的制作水平、保密措施、团队管理等各方面的情况。赵锐说。

记者在原力公司现场看到,在巨大的LOFT办公室里,数百名中国设计师根据国外游戏客户发来的游戏设计要求协助其制作三维动画、游戏美工、游戏测试。许多知名的游戏背后都有着中国设计团队的辛勤汗水,但是根据严格的保密协议,中方团队不能透露这些游戏的更具体情况。

风投出动

原力动画只是长三角蓬勃发展的游戏外包产业的一个缩影。目前,仅上海地区就聚集了维塔士、灵禅、皿鎏等一批规模较大的游戏外包公司。此外,在中国的南京、北京、成都等地,游戏外包产业发展速度也很快。

上海市多媒体行业协会商务总监施益华告诉记者,近一段时间以来国内的游戏外包产业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其中较为明显的一个趋势是网易、盛大这样的国内大型游戏公司会将自己的产品发包出去,使这个行业的市场规模快速变大。

按照施益华的估计,尽管目前从其了解到的外包厂商反馈来看,国内游戏厂商给的利润空间较低,但在规模上,国外游戏发包数量和国内游戏的发包额已经是各占一半的格局。

产业规模的放大和有利可图,已经让嗅觉敏感的风投闻风而动。施益华告诉记者,仅今年上海不少游戏外包企业都获得风投的进入,包括联想投资、红杉资本、华登国际这样的知名创投企业纷纷进入,并促进这一行业进一步快速发展。

随着各地政府面临着较大的产业升级压力,多个地方陆续出台了对这一行业的优惠扶持政策,例如上海对游戏外包企业有新晋人才加盟进行按人补贴,而在苏南各大科技园也对此类企业进驻实行优惠的入园补贴。这一行业的产品出口还可以享受商务部门较优惠的补贴、退税政策。

对这一行业进行过深入考察的华登国际的董事总经理李文飚告诉记者,从世界范围来看,游戏已经越来越倾向于向精品化的方向发展,美术外包曾被认为是游戏外包中附加值较低的一个环节,不过随着游戏产业的快速发展,情况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并由此带来新的商业机会。

随着XBOX、iPad、Android手机这样新的设备陆续研发出来,现在的游戏设备已经能跑分辨率很高的游戏,对游戏美术的要求越来越高。李文飚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游戏已经越来越需要高精度美术、动漫的配合,因此中国成了最适合发展游戏美术的国家。

这个行业仍然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比较适合中国。李文飚表示。目前,一些游戏厂商开始将游戏中的过场动画整体外包到中国。

当然,这对接包厂商的要求变得更高。现在我们需要承担游戏中较核心的动画风格的设计。赵锐指出,过去由于文化差异较大,以及中国制作水平有限,中国接包方很少获得这样的机会,不过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施益华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这几年国内游戏开发水平发展很快,今年国内几家大型外包厂商开始承接整体游戏整体开发的订单。

在中国团队外包开发的同时,海外发包方通常会派员工过来辅助设计,并通过越洋电话会议同步监控游戏的开发。游戏中的中外文化差异因素正在减小。赵锐表示。

尚处粗放阶段

然而正如所有外包行业都面临的同样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资金进入这一行业,游戏外包行业的竞争正在变得日趋激烈。

施益华表示,这一行业的利润这两年来一直在降低,一些小的公司已经很难生存下去,大型游戏厂商则以优惠的薪酬从一些小型外包厂商挖人,有时甚至是整个团队地挖角。

随着大量风投资金的进入,这一行业正开始走向规模化的道路。同时,由于该行业对实际操作有着很高的要求,因此国内美术院校培养出来的人才并没有办法直接满足企业的要求。

以南京原力、上海维塔士为代表的外包企业开始建立自己的人才培养机制,这些企业先后建立了自己的人才培养学校。与此同时,包括EA、法国育碧、日本KONAMI和东星在内的国外大型游戏公司开始在国内建立自己的研发中心。这些跨国公司在华分支机构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游戏创作人才,这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游戏制作产业的发展。例如上海皿鎏最初创立时的30到40名员工,大部分骨干来自KONAMI上海公司,其创始人苏方本身也出自这家日本公司。

目前中国的游戏外包行业仍然处于比较粗放的阶段。李文飚表示,这和中国IT行业其它门类的外包产业面临着很相似的情况。

我认为这个行业还没到肉搏战的时候,行业的快速发展决定还有几年的发展机遇。赵锐也表示。

这和IT外包行业很像,很快会经历从零散到规模化的发展。李文飚表示。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零存整取利息怎么算

开工利是

增值税发票选择确认平台

年终奖计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