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邓超拍电影就想犯贱自爆在家都被孙俪伺候着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50:26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邓超拍电影就想犯贱 自爆在家都被孙俪伺候着

邓超首次自导自演电影票房喜人

“好基友”邓超与俞白眉

南都娱乐周刊报道 这一定会是一部让人爱憎分明的电影。上周,在上海大光明影院的首映观摩中,笑浪不断此起彼伏,高潮处还有掌声和尖叫声。放映结束,观众们迫不及待想为影片导演兼主演的邓超点32个贱。

然后邓超就勾搭着他的好基友、影片另一导演及编剧俞白眉贱贱地出现在舞台上。

这里先插播一下,介绍一下俞白眉。他和邓超大学就认识,交情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默契程度甚至超过各自夫人,剧组人说他俩在现场吵架就像两口子。多年来两人共同经营着一个话剧工作室,出品《翠花》、《恶棍天使》等多部话剧。就算天天在一起,还可以长谈几天几夜,有说不完的话。电影筹备期邓超都住在白眉家里,躺沙发,连牙刷、浴巾都是成套准备好的。有时在上海,孙俪一看邓超无聊,就会帮他订机票飞北京,并且打电话给那些好朋友:“我老公就交给你们了!”而邓超有时给白眉打电话,俞家媳妇代乐乐要是一接,总开玩笑喊:“你小三找你来啦!”“你怎么又要回北京啦?真烦人!”

两人在艺术审美上空前一致——孙俪第一次看完《分手大师》粗剪,马上说:“你们俩的贱怎么那么一样!”俞白眉对此评价欣然接受:“她没有完整看过我头脑里的东西,但她发现和她认识的超是一样的。你们真的适合在一起,这是她看完片子独特的感受,因为她特别了解超嘛。”

好了,插播完毕,贱贱地出现在舞台上的邓超,立即无下限地开启疯狂逗比模式,前来友情站台的好友周笔畅、羽泉都被他整得哭笑不得。他先要求每人做一个最逗比的表情或动作,又要求大家一起跟他学跳广场舞。这时俞白眉假装要下台找提词器,邓超索性停下,非要拉俞白眉上台“狂野”一把。可怜的俞白眉,戴着斯文的眼镜,节操碎一地,最后不得不扮演一根钢管,让羽泉对着他跳钢管舞。把所有人的形象毁了一遍,邓超仍孜孜不倦各种自黑,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贱,让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生活中的邓超真有疯狂一面。小时候他叛逆而冲动,拿菜刀满校园追的是保卫科科长,因为他欺负他们班女同学。初中他的绰号是“混世魔王”,因为爱抱打不平,帮兄弟出气,常参与校园群殴。离家出走、打群架、去歌舞厅领舞驻唱……都是他干过的“英勇事迹”,最后“浪子回头”,现在想起来都十分后怕。

本刊让他说说私下的逗比故事,邓超笑着说:“好吧,我挺贱的,我承认。逗比的事情挺多的。”俞白眉立即抢过话头:“太多了!车载斗量,比如说就刚才我们都在车上,因为最近很累,每天睡三个小时,我就睡着了。然后他就突然Pia打我一下,我的心脏蹦一下起来了,也不知道多少次了,我说我是最后一次提醒你,你再这样我真的急了。不能这样,会出事的。我最近和他在一起每天都是一场灾难,我和他去做宣传,我说求你了,你是艺人,我TM是文人,不一样。你不能每次上台就瞪着我,不管用!今天我知道有这个环节,就事先跑下去了,他竟然把环节停下来在那找我,然后旁边几个观众说,“在这!在这!”

俞白眉边说,邓超边狂笑不止,俞白眉“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继续吐槽,“我们有场戏在鸟巢拍,拍了五个晚上和三个白天,白天就要到鸟巢最顶上拍,我是严重恐高坚决不能上去,但是他演,我必须坐在监视器后面,然后他吊着威亚,一直把我向外拉,我都快哭了,基本上是跪在地上,他还说:‘走走,我带你去体验一下。’你跟他在一块真的会被他搞死的!”

除了邓超在电影中使出各种逗比绝技,他的处女作还赢来各路明星好友鼎力支持,包括孙俪、韩寒、吴京、谢楠、金星等都奉献了演艺生涯中最贱的演出,俞白眉说,当他和邓超把剧情告诉这些朋友时,他们纷纷怕自己的段落不如别人精彩,而无耻地要求改戏,要把他们的戏写得再贱一点。而对于自己汇集了片中所有精彩贱戏的说法,邓超的回应贱味十足:“这有两个答案,一种就是你想知道这个编剧有多爱我,就来看《分手大师》;第二种就是我潜规则自己成功了。”

邓超做导演,老婆孙俪不顾怀孕客串角色

导演超,第一次执导超自信

“好想犯贱,好想和大家一起笑”

俞白眉评价邓超“是喜剧天才”。如果没看过舞台剧《翠花》,你一定会觉得《分手大师》贡献了一个全新的邓超。其实在俞白眉眼里,邓超属于“本色出演”。之前也有很多喜剧剧本找过邓超,但他们都觉得邓超的开放程度是没问题的,反而剧本的开放程度有问题。

于是就有了脱胎于两人舞台剧剧场版《分手大师》的这个项目。首映式上邓超说,今天其实是他们这十几年对于喜剧、对于欢乐精神的一次小小的汇报演出,“我一定强调是小小的,冰山一角,而且我们已经把未来的四五部都写好了。”

对于邓超片中的表现,导演之一的俞白眉显然是满意的。尽管有媒体看完片觉得邓超的个人色彩过于强烈,“完全就是邓超的个人秀,风头盖过电影本身”,但俞白眉强烈不赞同,“作为编剧和导演我为什么选择和这家伙合作,喜剧是属于喜剧演员的艺术,我们不会觉得他个人色彩重,因为大家第一次见他这样,稍微有点不适应。我合作过那么多的喜剧演员,我觉得他是独一无二的,他从十几年前就是独一无二的。”俞白眉表示,片中很多舞蹈的段落,根本没有编排,就是邓超自己发挥,而且特别快,“当他穿上孔雀舞衣服,我们估计拍了十分钟,笑死我们,从头到尾的十分钟最后只能剪四五个动作,所以他确实是一个有超强喜剧能量的人。我相信观众其实是愿意看的,就像周星驰、金·凯瑞、憨豆先生、卓别林,他们都是个人色彩非常强烈的喜剧演员,但你就等着看他们出场。”

为此,俞白眉还要求耍贱无底线的邓超稍微克制一下,收敛一点,给以后几部留点余粮。“那场他抱着杨幂冲出来的戏,是在我的坚持下才穿得那么完整,他本来特别狂,他说出那个想法我就笑疯了,我说别别别,你要是真有那样的想法,接下去几部再让观众看到那么猛烈的喜剧方式。我真的是在帮他踩刹车。他的好多想法我觉得他是特别大的天才,但因为与之前反差太大,观众肯定会不适应,所以他的那些想法,我留在第二第三第四部,第一部你用最收敛的方式来吧。”

这已经是最收敛的方式了啊?妈呀!

南都娱乐:第一次和那么多观众一起看片,开场前会不会忐忑,怕现场笑声不够多,有这样的紧张感吗?

邓超:说实话从来都没有,我今天是来过瘾的。我媳妇在家还问我说:“老邓,你紧张吗? ”我说今天真的是我的节日,是会有溢出来的幸福感,这个孩子终于出生了。当然今天不是公映,但是今天是真正的观众坐在一起看,因为之前我们有很多试映,我都把那个当成戴有色眼镜。所以今天是我们俩最享受的日子吧。

南都娱乐:第一次做导演就选择喜剧很有挑战性,你对笑点的处理有科学的把控吗?

邓超: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有的,十几年前我们就已经在《翠花》(其主演的话剧)中做过实验,在北京也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其实你要说这次稍微有点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做控制笑的这个工作,我们直接就笑了,有时候在笑的过程中都错过了下一个笑点,做一部笑得失控的电影,因为还是笑更重要。

南都娱乐:选《分手大师》作为自己的第一部导演作品,出于什么原因?

邓超:其实是这样,我再回到上一个问题,你说怎么去看我们做到什么节奏,表达什么,喜剧在哪,情怀在哪,爱情在哪,白眉在第一时间的剧本里已经做得非常细,因为他是一个边写边演边感受的人,在他的那个世界,在他创造的那个世界他已经写上去了,这就是我们合作的默契,然后我们六七年舞台剧的经验,这次也想做一次笑的尝试,在电影院里面,观众是流水的,我就想能不能创造出一种像舞台剧一样狂笑不止的电影院的感觉。

南都娱乐:拍摄现场会不会笑场或者摄影师在背后偷笑这种情况?

邓超:疯狂,每天都是,我们已经开除很多人了,开玩笑。摄影师确实笑得手抖,我们现场演得那么好,摄影师说不好意思,我抖了。因为每天都是这个状况,我们为什么会选择《分手大师》,为什么选择喜剧,我俩说那个话不是为了开玩笑,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贱人。在这个行业里呆得越久,穿的盔甲就越来越多,有一天觉得各自混得有了一点资本,就是我想干什么就干这个,不管观众喜不喜欢,我们两个很喜欢,我们两个好想犯贱,好想和大家一起笑。

南都娱乐:这种贱和逗比是真实的邓超吗?看你刚才在舞台上的表现,之前真没想到你能贱成这样。

邓超:(俞白眉插嘴:肯定是!)真的是我塑造的,是表演,一定要相信一个演员的能力。(俞再度插嘴:千万不要相信他!)其实是我们两个的生活态度,我们的生活也很简单,每天在一块逗,打打篮球,想想怎么做出一个让所有人狂笑不止那么开心的电影,像走近一个梦一样,看完走出去还一直交头接耳讨论,这个好像听起来没什么,我觉得是很伟大的。

南都娱乐:做导演和做演员有没有矛盾?会每天有两个自己互搏吗?

邓超:可能这次做完导演之后可以让我更好地做演员,因为演员可能只有一个角色,在你那里是全部,只要进入一个人的世界,把它做到准确,什么都可以看不见。但导演就是你什么都能看得见,看完所有都要解决,问题是解决不完的。原来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现在不能做这样的想象。以前和陈可辛导演拍戏,他说你当导演我一定不当你的监制,要赔死了。因为我做演员就是这样子的,一遍一遍,再来再来。原来他认为金城武是最麻烦的,现在我是排名第一的。做导演必须有个平衡,而且我们这次给自己为数不多的压力就是好好地工业化一次,早早宣布了档期,比《变形金刚》还早呢,从这个日期回推,有一天耽误可能就完蛋了,上映不了会出现巨大问题。我们是第一次做,我们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大的压力。(有没有超支?)基本没有超支,在电脑特效方面超了一点点。

南都娱乐:片中除了曹可凡那故事,其他分手的原因都是爱上各款邓超,是不是觉得你对付女人特别有一套?

邓超:戏里是这样的,是一个情圣。其实原来还有很多,篇幅原因留下这些,剪到后面一直在剪这一场,有很多朋友的参与,招式其实很多,很多细招,原来还有和动物和植物分手的,就是没有他们不能做的。最后就用大同的招式,我们剪掉了一部半电影。

南都娱乐:原来四个多小时,有些铺垫被剪掉,会不会因为遗憾,再出个导演剪辑版?

邓超:不会,我觉得不遗憾,我跟你个人想法不太一样,我觉得还是要符合年轻人观影的那个快。戏里有很多荒唐性,用生活中的道理是没法解释的。最开始剧本就有人提出质疑,我说你们没有看到整片的节奏,在整体节奏下我相信那不是问题。一开始怀疑的人,看了片子哈哈也在那边笑,我们这样的片子,节奏是很重要的,有点像《变形金刚》,节奏最重要。

南都娱乐:后来知道同档期是《变形金刚》,释然还是焦虑?

邓超:其实挺复杂的,因为我们是先定的,后来听说他们也6月27日上,很多人给我意见。我记得某一天在一个电影节后台,有个大家都很熟知的老总说,超啊, 6·27,你想死啊!赶紧撤赶紧躲啊!其实这也是我很想表达的一个东西,我自己就是《变形金刚》的粉丝,从电视剧开始,我是每部都看,我也很喜欢好莱坞片子,我觉得这是伴随我们长大的。我觉得反正不能主演,同天上也挺好的,这样迈克尔 ·贝可能就知道中国有个导演,但其实我向他表示敬意,反正都是抱着把它干砸的心态,我们就来做一把这个事。中国电影如果总是去躲,那永远没有天日,虽然我们在电影上完全就是小兵,甚至连小兵都不如,我们都没有实战过,但这是我们骨子里想的。所以希望和你狠狠地拼,你打我打在地上,如果打趴,下次再来。如果我蹲在那,我就有可能站起来,我们就可以平视,我再好好学学你的拳,打在我身上,我知道哪里疼,我好好弥补,回去好好修炼。未来,我们再见。如果我们总是躲,拿关系去保护一下,我觉得不好,对观众也不好。大师得多一点。

俞白眉与孙俪邓超夫妇

邓超一双儿女

逗比超,另一半超安静

“孙俪是我的强大后盾,让我勇往直前 ”

5月3日,孙俪在香港生下女儿,此时正是《分手大师》最紧张最忙碌的后期制作冲刺阶段。据《分手大师》宣传人员透露,邓超提前离开飞去香港陪孙俪生产,呆了几天又赶回北京,两头奔波十分辛苦。俞白眉也透露,电影拍摄期间,两人都不太回家,每天睡眠只有四五个小时,这样的日子维持了105天。今年过完春节开始后期,后期又有三个多月,拍这部戏的时候,俞白眉太太在生孩子,孙俪也在怀孕,所以特别感谢两位老婆大人的支持。

虽然一直以来邓超和孙俪对感情的处理较低调,但邓超从不吝啬在媒体面前表达对孙俪的感谢。日前上海国际电视节孙俪获白玉兰“视后”大奖,忙于电影宣传的邓超特地出席代领奖,并自嘲“吃软饭”吃到了白玉兰。而此前录制《快乐大本营》,被问及如何看待娱乐圈最近的“出轨 ”新闻时,他直言“每个人内心有天使也有魔鬼,生活中不会碰那个底线。 ”

在俞白眉眼中,邓超非常浪漫,尽管这和他在《分手大师》中的逗比形象截然不同。他爆料说,邓超经常给孙俪送礼物,各种节假日、生日、纪念日从不落下。而自己虽然可以把戏编得很浪漫,生活中却一点都不会,总是打电话向邓超求救,“只有你能救我,快,我给我老婆送什么合适?他说想想跟我说。 ”每次,邓超都能帮兄弟谋划出让老婆满意的惊喜。

不过对于“好父亲”这事,俞白眉也特别坦率,“我俩现在谁都别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好父亲,起码现在。他肯定会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好父亲,但我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远远少于太太,一直以来好妈妈比好爸爸做得多得多。 ”两人希望这部电影之后把节奏放慢一点,放个假各自陪陪家人,因为即使太太没有怨言,长辈们可都怨声载道了。

南都娱乐:你之前说在家是伺候孙俪的,会像电影里那样又唱又跳取悦她吗?

邓超:那得是一个什么人啊,又说又跳的……其实在家她伺候我,你们信吗?(不信!)怎么会不信呢?我就不明白了,这个地位是怎么形成的!没有,真的,在家都是她照顾我。因为我这人比较糙,糙的情况下又是工作狂,她就会用各种便签条啊,把我吃的用的东西都给贴上,因为那些东西我都不认识,什么薏米水啊、绿豆汤啊、红枣啊,都会贴出来,贴得仔仔细细、分门别类,什么饭前吃什么饭后吃,确实是我有个强大的后盾才能让我勇往直前。

南都娱乐:她对你在生活上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

邓超:对,我回想起她经常帮我准备这养生的水,一杯这个一杯那个,上午一杯中午一杯,家里阿姨也是,“先森,这个还剩一点,你喝掉吧。我说,诶。”“先森,那个还剩一点,你喝掉吧。我说,诶。”(学上海阿姨口音,超像)然后我就和媳妇说,媳妇,人生路漫漫,总会有人先走,你活那么长你会孤独的。平时有这个水多给我喝一点,我们一起相伴到老。每次说到这个她就笑崩了。

南都娱乐:为什么是还剩一点?

邓超:因为我这人笨,阿姨帮我弄好了放在那里温的,我经常听不见,再给我喝我就会把罪名加给别人说是喝剩下的。你说一个人活那么长时间有什么意义呢?这就是我们经常聊天聊的。

南都娱乐:孙俪看上去很正常很安静,她受得了你这么逗比吗?

邓超:她是比较安静的,琴棋书画,我经常说给你一朵云你就飘了。她经常画画写字,很忘我,我说能聊会天么?她喜欢安静。

南都娱乐:上映之前后期最忙的时候碰上老二小花出生,出生时你在身边吗?那心情和生老大一样激动吗?

邓超:我在身边,当然!她和我们电影的这个孩子同时出来。(都说你们有儿有女是人生赢家)嗯,还有《分手大师》,这真是我们孩子。俞白眉生了一个,我生了一个,然后我们一起生了一个。这畜生(俞白眉)也不是人,你怎么能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文人呢?今儿跑我们家,我睡着了,自己偷摸在下面抱着我女儿发了一条朋友圈,“喜收儿媳”。然后申雪回复说:你不是说儿媳是我女儿吗?!

南都娱乐:你们两家有结娃娃亲的机会?(两人旁若无人地开启脱口秀模式)

邓超:No!

俞白眉:必须的!

邓超:你的那个是等等的,(转向记者)他特别怕生一闺女被等等收了。

俞白眉:没想到现在反过来,我先生一儿子他后生一闺女,反过来占便宜。(表情窃喜)

邓超:那我只能让等等先把你儿子给收了……(我伙呆)

太原玻璃吸顶灯

武汉印章

广州超导电炭黑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