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过亿轮融资频现投资者如此疯狂砸钱的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14:37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原标题:“过亿轮”融资频现 投资者如此疯狂砸钱的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

当《西红柿首富》里的王多鱼正发愁要怎样才能花掉仿佛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的十亿元时,众多在地下室、孵化器里办公的创业者则在思考:天使轮、A轮之后该如何续命?一屋子的员工都在等着粮食下锅,现在账上要是能突然多出来十万该多好?

不过,如今也有一些人,最发愁的是在融资时如何把找上门来的投资人送走,包括他们背后那闪着金光的支票。日前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多家北美、亚洲准独角兽创企在融资时被投资人蜂拥“围剿”的景象,有的创业公司创始人为了不被资本“绑架”,不得不婉拒数千万甚至数亿美元的投资……文章中这么描述:过亿轮(mega-round,一亿美元)融资如今在硅谷已经不新鲜了,在那些具有足够的规模和动力来吸收大额支票的科技公司周围,资本正在形成一股热潮。

的确如此,全球投资界巨头在今年明显比去年更显出手大方——2017年全球有273个过亿轮融资(指未上市的公司从投资者那里筹集到1亿美元或者更多资金),而在今年的前七个月,过亿轮就已经达到了268个。

这些出手阔绰的巨头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软银、红杉资本、沙特主权基金、淡马锡投资(新加坡政府控股),以及腾讯、阿里等等。而全球范围更多的热钱,也在不断涌向各大知名投资基金(机构),这让过亿轮融资更显稀松平常。投资者如此疯狂砸钱的背后原因究竟是什么?是令人震撼的好项目越来越多,还是如今这热钱已经多到花不出去了?

“过亿轮”融资频现:挑头的是软银帝国掌门人孙正义

作为“奇点降至”理论的忠实拥护者,孙正义在提到自己领导的软银投资时,对于信念和愿景的解释是,“我只有一个信念——奇点。”软银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也是为此应运而生。

从2016年9月开始,愿景基金获得了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对科技创业公司投资的兴趣。萨勒曼在45分钟内做出了投资450亿美元的决定。从那时起,阿联酋的穆巴达拉(Mubadala)投资公司、苹果、富士康和高通等都相继出资。

所有愿景基金都将用于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相关的科技领域——也就是奇点的本源。而如今软银已经动用了近360亿美元进行了近100项投资,其中包括越来越多的“过亿轮”投资。

被投资的公司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初创公司Brain Corp、机器人初创企业波士顿动力公司(Boston Dynamics)、英国伦敦游戏公司Improbable、英伟达、面向企业的内部协同办公平台Slack、为初创公司提供共同办公空间的WeWork、美国卫星上网公司OneWeb、滴滴出行及Uber等出行领域。

孙正义计划在未来建立第二个愿景基金,随后每隔几年将会产生第三个和第四个愿景基金。其最终目标是,届时拥有8800亿美元的科技投资基金,持续在未来对来自创业者心中最好的想法和发明进行高质量的押注。

与其说是软银看到了一个利用科技入侵到每个行业的机会,并希望在这些年轻的创业公司在上市前用钱占据一个位置,倒不如说是孙正义在用其力量范围内的投资,促使其心中所爱的“奇点”顺利地如期到来。

投资者备足资金:与软银竞争和对科技及AI领域的看好并存

但孙正义的愿景基金也为投资界的同行带来了一些压力。硅谷当前没有哪一个投资者的规模能接近软银,包括位于加利福利亚州的两位重量级玩家——红杉资本和银湖资本。

当优质的创业公司和投资公司互相选择时,对这些重量级投资机构来说,以往它们思考的是需要找到企业家面临的压力,如今他们思考的却是当创业公司创始人到达加州以后,在面对软银抛出的“过亿轮”资金时,是否会考虑接受自己的投资。

毕竟,当创业公司面临多个投资方时,选择给钱更少的投资人的概率,绝对很低很低。

据美国BGV风险投资基金数据显示,红杉资本通过其全球增长基金、美国基金和中国基金筹集多达120亿美元;巴特利和科斯拉等风险投资公司通过基金工具筹集至少10亿美元;阿波罗管理公司在去年以247亿美元成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购基金;全球私募巨头KKR集团则以139亿美元获得了历史上最大的北美私募股权基金;银湖资本也筹集了150亿美元。

“去年我们募集资金超过7500亿美元,同比增长300多亿美元。有趣的是,该增长完全是由一个子资产类别(过亿轮基金)驱动的。”英国贝斯纳尔格林风投基金(BGV)合伙人安尼克·博斯说,“过亿轮基金现在占据了所有私募股权基金中的15%。”

这些公司筹集更多的资金,主观上是为了与软银在2017年5月17日成立的愿景基金展开竞争,客观上也为创业者提供了更多的“过亿轮”融资机会。

事实上,针对独角兽公司的超大规模融资,也和由风险投资基金支持着、迟迟不上市的创业公司一起,推动了“过亿轮”融资的趋势。根据企业服务数据库Crunchbase的数据,在2017年,投资者在全球的独角兽公司上投入了660亿美元,同比增长39%。其中,共享出行领域是投资金额最大的接收方。

博斯说:“我们正处在前所未有的科技干预及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中。下一代AI和软件领域的初创企业有很大的创造价值的机会。对许多投资者来说,即使所投资的企业没有成为独角兽,也能获得不错的回报。我们认为,过亿轮投资将会成为风险资产类别中的重要部分。”

“过亿轮”融资爆发:或将改变亚洲私募股权的格局

过亿轮融资在今年上半年爆发后,麦肯锡管理咨询公司分析,“对于许多基金来说,全面控制被投资的公司将是一种全新的经验,并且需要对应的新的运营模式。同样,被投资的公司也需要适应这种新的所有权形式。”

将更多的投资金额集中在更少数的公司身上。这种趋势,实际上反应出投资活动更加谨慎。麦肯锡公司的私募股权和机构投资实践部门的高级合伙人维韦克·潘迪说,“亚洲私募股权投资者正在从乘客席转向负责战略制定和管理控制的驾驶席。”

过亿轮融资已经变得越来越常见,部分原因是投资者意识到单笔投资规模的增大并没有带来业绩损失。事实上,在过去十年中,根据美国康桥咨询公司(Cambridge Associates)的数据,超大型基金产生的平均回报率最高。”麦肯锡在报告中说。

目前,持有约6.59万亿美元资产的主权财富基金也在“过亿轮”投资中承担着重要的角色。随着科技初创企业的前景和经济潜力不断攀升,带着获得超额回报的期望,主权财富基金排着队来投资这些公司也就不足为奇了。  据西班牙马德里IE商学院的主权财富实验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共有42笔主权财富基金交易被达成,价值约162亿美元。  越来越多科技创业企业的出现,往大了说,是要用技术和商业模式改变世界,为人类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往小了说,是企业家希望自身财富快速增长并实现财务自由。因此,尽管有无数创业公司在不断倒下,也仍有不少的创业公司在不断出现。  而对投资界来说,类似于软银、阿里、红杉资本、沙特主权基金,以及投资了特斯拉的腾讯投资等机构,则在很大程度上,是先通过手中的资金征服创业公司,然后通过成功的创业公司征服全世界。  就像当初软银投资阿里巴巴一样,成功的投资总是与成功的创业相辅相成。对孙正义等投资人来说,带着钱投资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创业?  【结束语】  “过亿轮”融资快速增长,从目前看来,更像是在人工智能和信息科技领域被看好的情况下,资本对科技领域中各大创业选手的一场择优押注。这场押注,必然是带着资本本身逐利的味道,就像孙正义希望在未来十年内愿景基金实现价值翻番10倍一样。  事实上,愿景基金已经带回了实打实的回报。仅转让印度最大电商企业Flipkart的持股这一项投资,便实现了60%的回报率。而在去年软银第四季度营运利润大增60%的情况下,愿景基金贡献过半。  这更像是资本带着敏锐的嗅觉,向带着香味的地方前行一样。这是其可爱的地方,也是其可怕的地方。随着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小的创业公司是否还有在这股力量之外自由野蛮生长的可能呢?或许只有“奇点”和时间可以告知。

雨水水箅子价格

厨房水槽图片

生活用纸批发